• 可憐十萬頭顱血 空換青天白日旗 2022-07-01 本文刊載於李筱峰FB

讀完吾友謝志偉以下的文章,我想起林秋梧(證峰法師)的詩句:

可憐十萬頭顱血

空換青天白日旗

以下請看台灣駐德代表謝志偉的宏文:

〈我的國旗告白〉

今年國慶音樂會上,

我在致詞裏

第一次說了、以下:

有關這面國旗的話:

「當年曾有多少中國人

為這面旗子、拋頭顱、灑熱血,令人感動至今 。

但是來到台灣後,這面旗子、卻也沾滿了多少台灣人

- 勇敢、或無辜的台灣人 - 的鮮血,令人傷痛至今。」

我會這麼說,是要告訴、那些一碰到中國

就將「中華民國和國旗」收起來,

然後對着我們

卻又動不動、又拿國旗、又拿「中華民國」國號

來恐嚇、羞辱我們的人:

這面國旗之所以至今、仍舊鮮紅,是因為

曾在台灣補了幾十年的鮮血!

知道這點的台灣人

在解嚴後、都快四十年了,還在幫、你們撐旗子和面子,

是因為、我們於心不忍 - 不忍你們離根的 中華民國

和 我們紥根的 台灣分裂。

於是,以往是,

中華民國 騎在 台灣頭上,如今 台灣 揹著 中華民國,

合成為「中華民國台灣」。

對你們、於心不忍,就只好、委屈自己,繼續搖、你們的 黨旗。

但是、你們多少要有點節制 。

嫌東嫌西,嫌不夠多,嫌不夠大,還嫌姿勢 。

連那個全家、(馬英九?)幾乎都是美國人的,還有臉、來嫌我們不夠 中國人 。

如果你們、都不演了,那我們也就不瞞了:

就算手裏頭、舉著這面國旗,我們心裏頭、想的還是 台灣,

這塊紥紥實實的土地,自由民主的生活方式,

不是、那個、連你們都拋棄的 中華民國。

因此,這些年來,

看到你們在中共面前是、泰然自若地,沒有痛苦,

沒有掙扎,如此毫無懸念地、拋棄「中華民國」和「國旗」時,

我心裏、其實是鬆了一口氣的:這麼容易被放棄,不就證明,

兩者、根本就不存在久矣?

於是,我們終於有了共識!

是以,你們、想到的是

中國人 辛亥革命,

但是,我們、想到的是

台灣人 的辛苦喪命 。

因此,我對此旗的態度,有舉沒舉,

亳無礙於我對 台灣 的忠誠,

對自由民主的堅持!

你們真情流露 - 反而洩漏真情:

「中華民國」和那面「國旗」

只是用來壓制 、善良 台灣人 的工具 -

其實、早就沒有光復大陸了,頂多、就只剩 光復南路和北路 。

你們如此「舔共」,

希望你們也能明白,我們手上所舉的你們的國旗

幾十年沒褪色而越來越鮮紅,

還有一個別的原因:因為我們一邊舉,一邊吐血啊!

最後,我要聲明,

今天,我並不懷疑

很多人、舉這面國旗時,心裏有可能、是真的充滿感動。

- 戒嚴時代 較難區分

誰的感動、才是真的 。

但是,有感動的人

請務必體諒有些人

實在、有理由感動不起來。

我們願意學習、或可以勉強自己適應

這面、曾染満台灣人鮮血的國旗

代表今天 民主自由的台灣 。

我也一直在努力中,- 手舉此旗時,

只想到青天白日,忘掉滿地紅,

也忘掉我、舉此旗時,你們中多人

曾/正在中國向五星旗致敬 。

但請你們也以同理心試試了解

台灣人 的心境 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