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文及懷人
  • 移山「到」海的廖中山 1998-08-03

我的故鄉台南縣﹐大部分是平原﹐只有西部有一些小山丘。不過﹐我要提醒大家﹐除了這些小山丘之外﹐台南縣還有兩座山峰﹐一座叫做李筱峰﹐另一座叫做李勝峰。然而此峰非彼峰﹐十幾年前﹐當前峰正投身於台灣的民主化運動時﹐後峰卻結合一些來自中國的所謂「反共義士」﹐在蔣家獨裁政權下﹐極盡反民主化之能事﹔而今﹐前峰紮根本土﹐致力於台灣的獨立建國﹐後峰卻根不著地﹐以反對台灣的獨立自主而自傲。同樣出身台南縣的兩座峰﹐且僅一字之差﹐但是他們的距離卻相去十萬八千里。


 


一九四九年之後﹐有一座山從中國的河南移到台灣﹐他叫廖中山。這座山初到台灣時﹐仍批著「藍衛兵」的外衣﹐夢遊在大陸古國的仙境中。但是﹐經歷了八○年代台灣民主運動潮流的洗禮﹐這座山終於從夢境中甦醒﹐在八○年代的末期﹐他告別大陸古國﹐回歸到現實的海洋台灣。他遭同樣被稱為「外省人」的人士辱罵「數典忘祖」﹐只因為他不願意陪他們繼續編造大陸古國的迷霧。告別大陸中原的虛幻夢土﹐回歸海洋台灣的心靈深處﹐廖中山與李筱峰雖出身不同﹐他們卻有峰峰相連的感觸。


 


有人立足台灣﹐卻胸懷他國﹐這種人愈多﹐台灣愈危險﹐不管他世居台灣幾代﹐我都很不甘願稱他為台灣人﹔反之﹐即使昨日才移入台灣﹐卻願紮根本土﹐認同台灣﹐他便是台灣人。


 


「台灣人廖中山」﹐如何打敗「中國人廖中山」?且看廖中山在大陸古文化與現代海洋文化之間如何纏鬥的心靈記錄─《老中再見啦!》


李筱峰 一九九八年三月  於世新大學通識教育中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