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文及懷人
  • 願中國與台灣一樣享有民主自由 2014-04-24

序余杰著《中國教父習近平》

  有一次我在臉書上談到台灣獨立的議題時,我寫了這樣一句話:「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民主、自由、人權、法治的國家,說不定我不會強調台灣獨立。」此語一出,出現一則以下的回應:「即使中國民主化了,台灣還是有權利獨立自主」(大意如此),這句留言的主人不是別人,就是中國流寓在美的異見人士余杰,我太興奮了!

  其實,我在說「如果中華人民共和國是一個民主、自由、人權、法治的國家,說不定我不會強調台灣獨立」時,我確信中國要成為一個民主、自由、人權、法治的國家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所以我那句話的另一層意義是在表明,我們追求台灣獨立自主就是在追求(並確保)民主自由。我的「台獨觀」認為,台灣獨立的最根本意義,在於民主、自由、人權、法治,而不是血統、種族或民族主義。我甚至認為,確保民主台灣的獨立自主,有助於中國的民主化。

  流亡在外的中國異見人士當中,許多人雖然為中國的民主化奮鬥,令人感佩,但是對於台灣的獨立自主卻持反對態度。既然標舉民主自由的價值,卻反對台灣獨立,相當矛盾!余杰是極少數支持台灣獨立的中國異見人士,這是因為他對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的價值的徹底肯定。如果中國人都能有余杰這樣對民主自由的理念,台海雙邊的台、中兩國早就建立起平等互惠的兄弟之邦,共存共榮。然而,談何容易?原本就缺乏民主體質的國、共兩黨,不僅共用一條「中華民族主義」的政治迷思,來套牢台灣前途,也扼殺中國的民主化契機。不僅雙方要建立平等互惠、共存共榮的兄弟之邦的機會不可能,提倡民主自由的余杰反要亡命海外!

  基於民主自由的信念,流亡之前的余杰早已看不下一黨專政的中共政權,而勇敢公開批判。對於中共政權的龍頭,他著書立說加以抨擊。2010年余杰在香港出版《中國影帝溫家寶》,觸怒了「黑幫化」的中共當局,遭到黑頭套綁架、軟禁、酷刑的警告。之後余杰流亡到美國,繼續宣揚民主自由理念,批判中共當局。2012年秋,他又出版《河蟹大帝胡錦濤》,筆鋒更加銳利。

  最近,余杰完成《中國教父習近平》一書,不改初衷向「黑幫化」的「教父」挑戰。如同他過去對中共首腦的抨擊一樣,余杰不只是對習近平個人的言動、政策、作風、前科經歷等等進行揭發與批判,更透視其背後整個「黑幫化」的中國共產黨的本質與性格,並且進一步力透中國傳統政治文化。

  更可貴的是,余杰以其對中共本質的認識,在書中多處苦口婆心對台灣提出勸誡。試舉一例,來看看這位民主自由的信徒,同時也是虔誠基督徒的余杰,如何期待台灣,他說:「在聖經中,有作為孩童的大衛奮力擊敗巨人歌利亞的故事。如今,看似弱小的台灣,只要審時度勢,堅韌不拔,面對習近平及中共強權咄咄逼人的侵略計劃,仍然可以重演大衛的傳奇。」所以,他勸「台灣當學習瑞士的『刺蝟戰略』」,「如果台灣成為東方瑞士,習近平縱有希特勒的狼子野心,也不敢用他的頭來撞這銅牆鐵壁」。

  余杰這本書不僅所有華人應該讀,所有台灣人更應該戒慎引為借鑒,捧讀深思。

  余杰兄準備在台灣出版本書,囑我寫一序文。至執筆的此刻,我與余杰兄尚未曾謀面,但我卻與他有兄弟之親的感覺,所以我忻然答應執筆。這種親切之感,不是血緣、土地的因緣,而是同樣曾在專制文化下對民主自由人權的共同體會與渴望。渴望台灣與中國能共享民主自由,平等共榮。我們知道這樣的理想「雖不能至」,但我們「心嚮往之」!

李筱峰 於國立台北教育大學台灣文化研究所 2014.2.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