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文及懷人
  • 評介朱昭陽回憶錄 1998-01-25

台灣歷史上第一所由台灣本地人創辦的高等學府--延平學院,在經歷一場二二八的政治風暴之後,學校被封,許多教員和學生被捕

 

遇難。風暴過後,學院復校不成,幾經周折,最後以補校復出,再轉辦成為延平中學。從學院變成中學,其背後隱藏著台灣人歷史的心酸與血淚。

 

  這所具有歷史意義的學府的創辦人朱昭陽,早歲遊學日本,於東京帝大在學中,即通過行政、司法兩科的高考及大藏省的就職考。東大畢業後,進入日本大藏省任職,曾位至敕任官,是日治時代台灣人最高行政官。大戰後,他毅然放棄大藏省的優厚職位,回台迎接新時代的來臨。沒想到,新時代帶來的是幾乎令人滅頂的滾滾洪流。

 

  朱昭陽今年已經九十二歲了,這位經歷兩個時代的大老,最近發表了口述的回憶錄。由歷史學者林忠勝、吳君瑩夫婦採訪記錄撰述而成。以朱昭陽的學經歷,閱人無數,他的本身就是一部豐富的歷史。這部歷史,記錄了一位台灣知識分子在時代的煎熬下忍辱負重的心路歷程。以朱昭陽的資質與經歷,他在戰後的台灣社會本該有一片廣闊的天空,但是事與願違,他能逃過二二八一劫,已屬萬幸,往後白色恐怖的百日黑牢,以及諸多親友的坐獄或遇難,似乎也只能無奈地看成那個時代台灣知識分子的宿命?

 

  當年曾經在朱昭陽的延平補校任教的李登輝、當年曾經受到朱昭陽的保薦而從合庫研究員轉入農復會的李登輝,最近因為一句「生為台灣人的悲哀」而引起議論。其實,何須議論?朱昭陽回憶錄不正是李總統這句話的再一次佐證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