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文及懷人
  • 曾經是我心目中的「偉人」 《台灣人應該認識的蔣介石》自序 2005-05-24

又到了蔣介石的生日,當年效忠蔣家政權的政客們,此刻正在透過選舉活動試圖挽回他們過去的優勢,還有人更明目張膽奉「蔣中正」之名在選舉。在他們「永懷領袖」的時刻,我很不識趣地出版這本小書,獻給所有知恥與無恥的台灣人。


四十年前,當時我還是一個初級中學一年級的學生,我的書桌上面擺放著一張人像,他是我心目中的偶像。


這個偶像是誰?他不是影星,不是歌星,他是我當時心目中「民族的救星、時代的舵手、世界的偉人」 - 蔣介石。每當我讀書讀倦了,就舉頭看看這位偉大的民族救星,精神立刻為之一振,自己在心中發誓要「效忠領袖,報效黨國」。我當時那種法西斯狂徒的行徑,當然是國民黨黨化教育、奴化教育的發酵。


進入高中之後,我開始接觸許多課外書籍和刊物,廣泛閱讀,思想開始改變,才猛然從國民黨的制式教育中省悟過來。偉大的民族救星在我心中破滅了,收起蔣介石的照片之後,我透過更多的閱讀,一本一本的禁書,讓我看清一介獨夫的面目,看透國民黨一黨專政的本質。從此,我開始走上踏尋民主自由的道路。


我如果早生幾年,這本小冊子就無緣與國人見面了,因為我早就被蔣介石槍斃了!幸好,吾生也晚,我只有在白色恐怖的末期遭到過「勒令退學」的命運(一九七四年在政大教育系三年級時,因發表文章遭退學)。所以,我才有機會把這位曾經是我心目中的偉人,後來卻是心目中的一介獨夫的蔣介石,介紹給愛好民主自由的台灣人。


有人說,蔣介石已經死了,何必再提他?


我的答覆是:就是因為他已經死了,而且他的兒子也死了,所以我才能提他。更重要的理由是:一、蔣介石雖然已經死了,但他對台灣造成的負面影響至今猶在,我們應該檢討,才能跳出其窠臼,開創新局;二、蔣介石雖然已經死了,但是他果然如同他的效忠者所說的「精神不死」,蔣介石的價值觀念、意識形態,仍在他的殘餘勢力中隱隱作怪,為害台灣。


因此,認清蔣介石,非常必要。而且要告誡後代,不能再讓「蔣公精神長相左右」,不能再讓蔣政權的殘餘勢力再在台灣耀武揚威。否則,台灣就不可能真正脫胎換骨,成為正常的國家。


是為序。


(本書已由玉山社出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