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文及懷人
  • 是現代讀物,也是珍貴史料 -序陳茂雄博士《俯仰斯土》 1996-02-23

有人說:「政論文章的生命最短暫,時間一過,時效一失,文章的生命就結束了。」這種話,是沒有歷史意識的人所講的外行話。在我看來,政論文章是永遠不死的,因為政論文章是針對時局情境、社會脈動、世道人心,所做的最直截的反映,它不僅可以與社會大眾互動交流,甚至可能推動新的時代;更且,它可以為一個時代,留下永遠的歷史見證與記錄。當我們想了解台灣二○年代的社會面貌時,我們能不讀《台灣民報》《台灣新民報》的時論嗎?當我們想明白中國五四前後新文化運動的背景時,能置《新青年》的文章於不顧嗎?當我們想掌握中國三十年代的政治與社會,《獨立評論》的政論永遠是最鮮活的史料。所以,政論文章的生命並非短暫的。最近,拜讀陳茂雄教授的政論文集《俯仰斯土》,益發讓我覺得,做為時代呼聲的政論,實在有它的長遠恆久的意義。

 

  陳茂雄,這個名字在幾年前對我來說還很陌生,但是,近幾年來他的名字在各報上如春花般地盛開,政治評論斐然成章,令人目不暇給。從報上我拜讀他許多行文流暢、理路清晰的政治評論,忍不住瞠目懾舌,心想,這是何方神聖,能有如此功力,想必是一位文史學家,或是法政博士吧?經打聽結果,始知陳茂雄教授是交通大學的電子研究所的博士,目前是中山大學電機工程學系的教授。一位理工科的博士,而有如此深厚的文史內涵,簡直讓我這個學文史的人汗顏不已;而其論政談法,較諸法政學者,也毫不多讓。從其字?埵瘨〝疻蓂{其對台灣的關切與期許,更令我深深感佩。無怪乎,這樣的人才一出,立刻為台灣教授協會所網羅;而彭明敏教授參選總統的助選團一成立,陳教授也立刻被延攬擔任高屏區助講團的總召集人。

 

  這本《俯仰斯土》,是陳茂雄博士一九九五年以來在報章雜誌上發表的政論文章的結集,也是繼他的另一本大作《烏卒子食過河》之後的又一力作。一九九五年在台灣的歷史上必定是一個重要的年頭,因為,在這一年為止的一百年內,台灣剛好經歷了兩個外來政權的統治(前後各五十年);而這一年,也正是台灣首次民選總統的前一年,不用多說,這當然是台灣歷史轉折的關鍵時代。在這個關鍵時代?堙A台灣的政治、社會各方面都面臨轉型。陳教授相對的也更加忙碌,他馬不停蹄地反映時局、批評時政,幾乎每週都有他的文章見報。「陳茂雄」三個字,簡直可以做為測試一個人是否關心台灣政治的指標。如果度過一九九五年而沒見過「陳茂雄」這個名字的人,他一定是對台灣政治很冷感的人。

 

  這本文集,有對國民黨統治當局的批判與反省,對民進黨的鞭策與期許,對台灣國家定位的檢討與展望,對台灣整體政治環境的回應與鍼砭。這本文集,有助於我們對當前台灣政治的了解,它也將為轉型時刻的台灣,留下直接的見證與紀錄。因此,我很樂意將本書推薦給今天的讀者朋友,做為了解台灣當前政治、培養對台灣的真情摯愛的現代讀物;我也很自信地將本書推薦給百年之後的後代子弟,它是瞭解二十世紀九十年代中期的台灣政治的珍貴史料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