序文及懷人
  • 序梁茂隆大著 2000-05-11

一九五二年﹐我出生在台南縣麻豆鎮。直到十八歲那年﹐才因負笈他鄉而離開她。雖然我在麻豆的懷抱中成長﹐然而年少時代的思維﹐都被一些長江﹑黃河﹑長城﹑翠亨村﹑奉化縣等渺不可及的政治圖騰所佔據。因此對自己生長的麻豆卻一無所知。

 

我何嘗想要無知﹐只是在那個「思想統制」的時代裡﹐有幾人能逃脫外來政權的政治輻射而紮根本土?有幾人能在眾昏之日仍清醒著自己的心靈去親聞故鄉泥土的芬芳﹑去諦聽故鄉歷史的脈動?

 

曾經自以為是來自唐山大漢的子民﹐曾經陶醉在所謂「炎黃子孫」「中華兒女」「龍的傳人」的政治迷思中﹐直到有一天從台灣史的塵封史料中猛然驚醒﹐發現自己也擁有曾文溪畔平埔族西拉雅人的血脈﹐發現自己「有唐山公﹐無唐山媽」的身世﹐內心的悸動無以復加。

 

能夠覺醒總是一種幸運﹐回歸鄉土更有幾分溫馨。但是比起鄉賢前輩梁茂隆先生﹐我對故鄉仍有幾分愧赧。因為我在大學教了十五年的歷史課程﹐卻未能替故鄉整理半本歷史﹐而自己在亂無頭緒﹐苦無資料以便知道故鄉先人的歷史時﹐茂隆前輩已經為我們整理了這本《麻豆社人》。我在愧赧之餘﹐只有佩服再佩服﹐感激再感激了。

 

梁老師以豐富的文字史料旁徵博引﹐加上自己在地的實地考察採集﹐為我們的西拉雅平埔族祖先整理出這些珍貴的記錄。尤其難能可貴的是﹐本書跳出「大漢沙文主義」的窠臼﹐站在弱勢者的立場立言﹐充滿著人道的關懷﹐與知識的良知﹐讀來令人動容。

 

藉著梁老師大著出版之際﹐表達我這個麻豆子弟對故鄉的愧赧之情﹐更獻上我對梁茂隆老師的謝忱與敬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