史論
  • 「無色」之色 2018-08-22

 

「上次選市長,標榜『白色力量』的柯文哲,獲民進黨的禮讓,柯P表態自己是『墨綠』的,綠營大力支持。但這次他說要超越藍綠。」

「今年 5 月 7 日,藍營背景的旺中媒體集團,透過旗下的電視、電子、報紙媒體推出所謂『無色覺醒』議題,明顯挺柯文哲。標榜的就是要『超越藍綠』」

「是啊,我看中天電視、聯合報…都在幫柯P。」

「哈,藍色媒體挺『無色』?」

「新黨、統促黨、親民黨也都挺柯P。」

「哈哈,藍營的政黨也挺『無色』。」

「周延一點說,應該是黃色、黑色、橘色的政黨都挺『無色』。」

「更重要的,紅色中國的國台辦、央視、也都為柯P讚聲,還有他們的學者也為文大推『無色覺醒』。」

「哇哈!紅色也挺『無色』。」

「這樣就是紅、藍、黑、黃、橘色都挺『無色』?」

「別忘了,還有綠營的時代力量也和柯P站在一起!」

「啥!連綠色也挺『無色』!」

「但各色動機不同。」

「有何不同?」

「紅色是希望在台灣找代理人(『統一』台灣的代理人);藍媒及黃、黑政黨則是在幫紅色助陣;其餘的橘、綠政黨,是來靠行的。」

「五顏六色,我快眼花撩亂了!」

「這就是『無色』的厲害!」

「確實厲害,從『白色』變『墨綠』,再變『無色』,然後又讓五顏六色都來支持『無色』,太厲害了!」

「那這樣綜合起來最後會變成什麼顏色?」

「Who cares?反正喜歡耍酷、搞怪、虛無、標新、立異的年輕人大都是色盲。」

此時,在旁一位法師喃喃道:「阿彌陀佛,色即是空,空即是色。」